Kam Ling+Pacific Hotel (18)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十四小时过了,我们都在关丹。在这一天,我想在此怀念您。一路回关丹都在下大雨,仿佛上天在留眼泪。我的心也忐忑不安。不过我还是小心驾车,以便到达关丹积善堂。到了积善堂,我代父亲跪下(父亲不能跪,他年轻时膝盖动过手术)。之后,师父就做了两趟法事。一小时一次然后暂停半小时再继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然,当中我们还有烧金银钱给祖母。第一晚就这样到了子时(11pm-1am)。然后,我们才回酒店休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麦伟霖 的頭像
麦伟霖

伟霖的森林

麦伟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